往事悠悠

张瑞清

2019-01-01  来源:汉中传媒网
分享到:
 

      这些天,我的心始终颇不宁静,历历往事又悄然涌上心头。
      那年,我上初中,家里经济拮据。于是,我悄悄离开学校,回家帮助母亲干农活,班主任老师得知情况,亲自来到我家奉劝我返校。一周后,我又回到了书声琅琅的校园。几年后,我以我校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佛坪县中学读高中。
      又过了几年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一所大学就读。
      北京的夏天比较热,冬天却很冷,对于我们南方的学生来说起初还有些不适应。在北京,我省吃俭用,尽量减轻家里的负担。别的同学经常去天安门、故宫、毛主席纪念堂、香山、颐和园、八达岭长城……我却去的很少,我始终沉侵在茫茫的书海里。春夏秋冬,年复一年,几年过后,我的每门功课考试都在八十分以上,并且全是一次考试过关。
一次,大哥听说北京很冷,便把自己的军大衣给我寄到北京,
      让我感到了意外的温暖。又一次,大哥得知我用钱紧张,于是省吃俭用,拿出200元给我汇到北京,其实,那时候大哥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三十多元,他跟前还有两个小孩要靠他抚养,可想而知,他当时手头应该是紧巴巴的。
在北京求学期间,家里经济不宽裕,除了母亲,兄弟姐妹资助我部分资金外,剩余的要靠自己想办法。无可奈何,母亲只好从佛坪跑到洋县,从二姨家给我借了一千元,我自己又在家乡银行贷款一千元。
工作三年后,银行催我回家还贷款。这时,一千元的贷款,利息已经滚到了一千三百元,连本带息我一下子还了二千三百元。
      在镇巴县十余年的专职记者生涯,我踏遍了镇巴每一个乡镇,众多的村组、农舍。许许多多村寨、许许多多沟沟壑壑都留下了我的笔头、镜头、身影、足迹与汗水,可我心甘情愿。只因那里的山、那里的水、那里的人们赋予了我、养育了我、温暖了我。镇巴,仿佛就是我的故乡!更是我名副其实的第二故乡!
       七月一天,我下乡采访,班车行驶至万僧寺,车辆熄火,无法再前行。无奈,我与同事只好徒步向简池挺进。突然间,一辆拖拉机驶来,央求中,幸好师傅让我们坐上了拖拉机。可是,快到简池,我们身上,脸上全是黑黢黢的,原来那辆拖拉机刚拉过煤炭。我们到附近的河里把衣服、裤子洗了晒干后才悄悄地去了简池区公所,直到晚上才记起当天这时候才吃第一顿饭。
一次,到平安镇采访,在坑坑洼洼的乡村公路上一不小心,
      我骑的自行车滚进了河滩,昏迷了好久才苏醒过来,过了五分钟,同行的人们才找到了我。又一次,我到农村采访回来,走到镇巴泾洋桥头班车不走了,我只好借了一辆自行车往家赶。然而,谁能料到,当我行驶到交通局前面下坡路段时,为避让过往的大货车,我被另一辆车挤到路边,摔下了深沟。当我慢慢爬起来,只见脚面,小腿部位全是鲜血,不一会儿,我的脚面,小腿全肿了。见状,路人好心好意把我扶了起来,扶起了我的自行车,毫不犹豫地把我送回了家里。半月后,我的伤情慢慢恢复好转,又开始上班,外出采访。1996年一天,天下着大雨,我奉命到杨家河镇采访,先是沿着崎岖难行的山路攀登,后乘坐木船穿行,采访完毕,回到县城已是晚上十二点。就是那天,在返回时乘坐一辆大货车,天黑湿滑,行动不便,下车时一不留心,我从车厢上面滚了下来,一颗牙齿当场被撞落在地。
       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,一晃,三十年无声无息地过去了。三十年,我的二千多条新闻在中省市播发、三百余篇文学作品公开发表,四部文学专著相继公开出版,一篇又一篇新闻文学作品屡屡获奖,两部文学专著也在全国获得殊荣。这些,固然是自己多少年辛勤耕耘付出的硕果,然而,也是镇巴儿女赋予厚爱我的结果,更是镇巴那片热土滋润哺育我的结果。
悠悠往事,恰似烟云。然而,以往的一件件事情依然记忆犹新,历历在目,无法忘却……